当前位置:首页 >>  墨西哥留学指南 >> 墨西哥留学生活 >> 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文章来源:紫铭西班牙留学网 | 发布人:admin | 浏览次数:

花甲背包客

 

 

2009年9月15日到12月28日,我们用105天时间,以自驾游、自助游的方式,游历了美国、加拿大、墨西哥、古巴四国。本文是我们在墨西哥旅游时的观感。

教堂里的婚礼

墨西哥城的宪法广场,号称世界第二大广场。广场中央,一面巨大的国旗迎风飘扬,四周环绕殖民地时期的古老建筑,散发着浓郁的中世纪西班牙风情。

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月,人们已经开始用花环彩灯圣诞树装点广场和建筑物了。这里,白天游人如织,夜晚更加热闹。

始建于1573年的大主教大教堂,位于广场北侧、历经沧桑,仍然雄伟挺拔、庄严厚重。
夜幕降临以后,我们走进教堂。白天看上去气势恢宏的穹顶、磐石般坚实的立柱,夜色中变得深邃而庄严。烛光摇曳,映照着四壁的圣母、圣徒、天使雕像,朦胧中更显静穆而神圣。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参观这座教堂了,一进门,就笼罩在了浓浓的宗教氛围中。

教堂内正举行一场婚礼。远远望去,一对新人站在礼拜坛上,那里却是灯火阑珊。亲朋好友簇拥在周围,虔诚地倾听神父的祝福祈祷。新娘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,身披淡蓝色婚纱,微微低头,安静地站在新郎左侧。轻柔的圣乐,回绕在巨大而空旷的礼拜堂。高贵、优雅、圣洁,恍若童话中参加灰姑娘与王子的婚礼。

不知道这是第几场婚礼了,刚才在教堂门口,就看见一辆超长婚车缓缓离去,留下满地花花绿绿的彩纸碎花。晚上举行婚礼,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教堂外,则是另一幅市井喧嚣的景象。虽已晚上8点多,广场上依然人潮如涌。教堂两侧的花坛旁及步行道上,熙熙攘攘。放眼望去,印第安风情的各种小商品、器物、纪念物摆满路边,身着民族服饰的小贩,以他们特有的方式招揽顾客。

空气中弥漫着怪异的草香。转眼望去,花坛前,一个土著人正用一束草帚拍打另一人的全身,地上堆放鲜花、点燃一种特殊的草,烟雾缭绕,草香就是从那里发出的。由于语言不通,不知怎么回事,以为是驱鬼祭神仪式。观看良久,猜测可能是劫病驱邪吧:几个人在旁排队等候,前面的人付钱离去,后面的人接着重新开始。同样的场景附近还有几处。

还有阿兹特克舞蹈,印第安风情十足。几十平米的空地上,中间放置祭品、鲜花、架子鼓。指挥者在鼓架旁挥舞鼓槌,激情四射。十几个舞者,身穿五彩服装、头插羽毛、腿绑脚铃,随着节奏强烈的鼓点扭动身躯,狂野、奔放、神秘。他们跳得那么投入、那么持久,给人的感觉,不是在跳舞,而是在用舞蹈向世人述说这个民族久远的历史和独特的生活方式。

警察也是一道的风景。广场上、街道上、旅游景点,许多荷枪实弹、身穿防弹衣、全副武装的警察来回巡逻。在北京时就听说,墨西哥治安不好。从美国迈阿密飞墨西哥坎昆的第二天,一个在当地经商的华人老板对我们说,墨西哥经济每况愈下,政局不稳,偷和抢是正常的。吓得我们一过下午四点就回旅馆不敢出门了。

后来发现,事情并没有那么可怕。在据说治安最乱的墨西哥城,我们一共待了8天,遇到3次较大规模的示威游行,每次当局都出动大批防爆警察,防止事态失控。

电视上偶有恶性刑事案件的报道,但主要是涉毒案件。由于警察众多、重要路口都有治安部队,针对一般游客的偷抢就少了。即使晚上上街,只要不是太晚、不到太偏僻的地方,也还是安全的。

世俗与神圣、美丽与丑陋、现代与传统、平和与暴力,奇妙地混合在一起;不同人种、不同服饰、不同文化交汇融合,勾勒出一幅五彩斑斓的图画。这就是墨西哥,一个绚丽多彩的国度,它不断刺激你的感官,让人流连忘返。每天都有惊喜,处处都有新鲜,让你的精神始终处于亢奋状态。

白天,我们到景点去游览,大街小巷闲逛;晚上回到旅馆,翻看资料或上网,脑子里不停地琢磨:墨西哥,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?

英雄创造历史

庄严雄伟的大教堂正门前,许多人抬头仰望高耸入云的钟楼,那神态,像是竭力向上拔高、竭力靠近上帝。可谁又能想到,大主教教堂的下面,镇压着另一个更古老的人类文明。

四百多年前,宪法广场是阿兹特克帝国的政治文化中心,印第安人的神庙、祭坛、王宫及其它建筑环抱广场。

哥伦布1492年发现新大陆时,印第安人已遍布南、北美洲各地,人口估计为1400~4000万。其中有两个最大的政治文化中心:一是阿兹特克帝国,它以现今墨西哥城为中心,拥有人口500万;另一个是印加帝国,它以今天的秘鲁库斯科为首都,拥有人口600万。至于广为人知的玛雅文明,则在阿兹特克人之前就已经消亡而被后者取代了。其他规模较小但数量众多的印第安人部落,零星散落在广阔的南北美洲大陆上。

1518年,西班牙人科尔特斯率领600人的探险队,征服了拥有500万人口的阿兹特克帝国。1531年,另一个西班牙人皮萨罗,率领不足200人的军队,征服了拥有600万人口的印加帝国。从此,曾是美洲大陆主人的印第安人,再也没有恢复他们虽相对落后、却也辉煌的古代文明。

经历了殖民者的血腥屠杀、残暴奴役、特别是欧洲人携带来土著人不具有免疫力的致命病毒的侵袭后,印第安人大量死亡,幸存下来的人口仅仅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。

科尔特斯拆毁了印地安人的神庙祭坛,用拆下来的石材建造了大主教大教堂。1913年,在教堂后面,偶然发现一处延伸入地下的阶梯,经部分发掘,确定这里就是当年阿兹特克帝国首都特诺奇蒂兰城(即后来的墨西哥城)的中央神庙。

墨西哥城历史区,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。这份沉重的遗产,却包含了一个文明对另一个文明的毁灭。神庙的主体部分继续压在教堂下面,恐怕永远不见天日了。欧洲人不仅在军事上征服、政治上统治了新大陆,而且,他们的语言、宗教、文化全面占领了南北美洲。

有人说科尔特斯、皮萨罗,以至还有哥伦布,是凶残贪婪、杀人如麻的刽子手,也有人说他们是开创新世界的英雄。不管后人如何评价他们的前辈,却不容置疑以下事实:

从欧洲人登陆美洲的那一刻起,历史就翻开了新的一页。不仅是南美洲和北美洲,而且是整个人类世界。陆续崛起的欧洲列强,在疯狂争夺新大陆的同时,开始持续大量向外移民,疏解了欧洲人口爆炸的巨大压力,以及资源不足、市场狭小问题。几十年几百年后,在大西洋彼岸的地平线上,诞生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国家。墨西哥,只是其中一个而已。

少数人甚至个人,影响了整个世界,创造了新的历史。芸芸众生的老百姓又起什么作用呢?

百姓传承文化

在血腥、残暴的殖民征服之后,墨西哥经历了400多年不同人种、不同文化的大混血、大交流、大融合。今天,墨西哥人口超过一亿,其中60%是印欧混血,25%是印第安土著,只有15%是白人。由此形成了一个混血人种为主、多元文化并存而又以拉丁文化为主导的奇妙、丰富多彩的国度。

要了解墨西哥普通百姓的精神生活和内心世界,就一定要去瓜达卢佩圣母堂看看。瓜达卢佩圣母是一位有着黑头发、黑眼睛、褐色皮肤的圣母,在所有基督教圣母中是唯一的有色人种。正是这位圣母,赢得了墨西哥人毫无保留的信仰,成为墨西哥人的精神支柱。

12月12日,是瓜达卢佩圣母节,据说像盛大节日一样热闹。可惜,我们已经预订了12月8日飞美国旧金山的机票,无缘参加这次盛会了。作为弥补,决定提前选择一个礼拜天去看看。

从宪法广场乘坐地铁,倒三次车,出地铁站再步行约1公里远,就到圣母堂了。上午十点多,我们走出地铁站,迎面而来便见人潮涌动、接踵擦背,比春节北京龙潭湖的庙会还热闹。

通往圣母堂的路上,店铺商摊林立,留出窄窄通道,挤满了朝圣的人群。店铺售卖各色小吃、小商品,但最多的是与宗教有关的圣像、圣物、圣品。空气中洋溢着喜庆而又肃穆的气氛。许多人手拿鲜花、圣像,还有人怀抱与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圣母塑像,扶老携幼全家出动。看到这种场景,真难以想象,到了圣母节或圣诞节那一天,这里会是何等热闹的场面。墨西哥人的宗教热情,真让人叹为观止。

我们跟着人流,在狭窄的通道上慢慢前行。半个小时后,终于走进大门,来到巨大宽阔的圣母堂庭院。

瓜达卢佩圣母堂坐落在特佩亚克山脚下,是由主教堂、附属教堂及其它宗教建筑组成的宏大建筑群,从山下一直延伸到山顶。主教堂原是罗马式风格,因地震倾斜,在旁边又修建了一座更为宏大的现代风格圣母堂,能容纳近2万人。作为墨西哥天主教的象征性主座,曾接受罗马教皇的弥撒巡礼,被誉为天主教三大奇迹之一。

我们到达时,圣母堂内正举行盛大的礼拜天弥撒。人太多,好不容易挤进去,发现排椅跪凳上早已座无虚席,只好和许多人一样站立在后面。其实,这并不是今天唯一的一场弥撒。教堂为满足信众的需要,一天内要连续做好几场弥撒。

教堂内部装饰,比传统的罗马式、哥特式略显简朴,但仍然营造了庄严肃穆的气氛。圣坛上供奉着瓜达卢佩圣母像,还有圣品、圣物,还悬挂着墨西哥国旗。仪式开始,人们虔诚严肃,如此多的人聚在一起,竟然非常安静,牧师的声音听得十分清晰。仪式的最后是领圣餐,我们跟随信众排队,缓步走到祭坛旁,一位神职人员把一小片食品放进我们嘴里,味道有点儿像维化饼干。

来教堂做礼拜的人,多数是有色人种。虽然少部分印地安人在服饰、饮食上坚守固有传统,但在精神上,墨西哥人彻底放弃了原始宗教,皈依了天主教。今天,包括土著印地安人在内的全部墨西哥人,90%以上信奉天主教。

墨西哥人皈依天主教,是从一个传说开始的。西班牙人征服阿兹特克帝国10年后,1532年12月9日,一个名叫胡安·迭戈的土著人,在去特佩亚克山的路上,遇到了褐色皮肤、浑身闪着光芒的圣母。圣母对迭戈说:“我是圣母,请你告诉大主教,在这里为我建立一座教堂”,并送给他一束艳丽的玫瑰作证明。迭戈诚惶诚恐,用衣服包着玫瑰赶到大主教那里,报告了圣母显灵的情况,随后大主教命令在圣母显灵的地方建造了教堂。这就是圣母大教堂的来历,胡安·迭戈的那件见证奇迹的衣服至今还供奉在新圣母堂的中央祭坛上。

在我们这些无神论者看来,上面的故事一定是西班牙殖民者进行文化侵略的花招,编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,从精神上欺骗奴役穷苦的印第安人。但不管怎么说,从那时起,土著人就逐渐放弃了自己的原始宗教,真诚信仰了上帝。

不仅如此,土著人还按自己的想法对外来的天主教进行了改造,融入了印第安文化的元素。应该说,瓜达卢佩圣母就是两种文化融合的结果。后来,我们在美国西南部的几个州游历,看到那里的印地安土著也信仰瓜达卢佩圣母。在陶斯镇,印地安人用土坯建造的教堂内,瓜达卢佩圣母供奉在主座上。12月25日,我们在洛杉矶圣母大教堂参加圣诞节弥撒,这里也供奉着瓜达卢佩圣母。

有一种观点认为,一个文明取代另一个文明,从来不可能以和平方式进行。我们去著名的墨西哥人类博物馆参观,看到的是两种异质文化的交融,既有血腥残暴的一面,也有和平温馨的一面。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,土著印地安人及他们的混血后裔,真诚皈依了天主教,并把它融入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,代代传承,润物细无声,铸就了他们新的灵魂,成为他们新的精神支柱。

作为曾经的美洲大陆主人,印地安人在与其它大陆隔绝的情况下,独立创造了伟大的玛雅文明、印加文明、阿兹特克文明,还有托尔特克、查文、莫奇卡、蒂亚瓦纳科文化等,如今都已成为历史的遗物,躺在博物馆里供人们欣赏或凭吊了。

如何评价这一段人类历史?不同立场、不同视角,会给出不同答案:西班牙殖民者会说,这是一个先进文明取代了一个愚昧、落后文明;土著印地安人会说,这是丧失人性的种族大屠杀;马克思主义者会说,野蛮的殖民者不仅用武力占领了美洲,而且用精神鸦片奴役了印第安人民。

如果站在普通墨西哥老百姓的立场,会怎么说呢?他们愿意过原来印第安人的生活还是现在墨西哥人的生活?人民最有发言权,因为现存的、活生生的墨西哥文化,正是由现在一亿多墨西哥人民在他们琐碎的日常生活中继续演绎着,传承着。

表面上看,墨西哥人的生活是快乐的。我们走了墨西哥8个城市,从尤卡坦半岛密林中的梅里达,到中央高地17世纪银矿小镇瓜纳华托,每个城市都有一个索卡洛广场,每个广场都有一个大教堂,这通常是公共活动的地方。令人惊讶的是,几乎每个广场每天都有歌舞,每天都有欢笑。墨西哥人不愧是一个热情奔放的民族,墨西哥不愧是一个欢声笑语的国家。

从深层次看呢?

 “拉美病”与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内涵

宪法广场东面的国民宫,是墨西哥城必看景观之一。这里曾是阿兹特克国王的宫殿,被西班牙人摧毁后改建为议会大楼,至今仍行使着国家政治中心的职能。每年9月15日国庆日前夜,墨西哥总统都站在国民宫阳台上,面对宪法广场集会的民众高呼:墨西哥万岁!独立万岁!数万民众群情激昂,跟着高呼:墨西哥万岁!独立万岁!

到国民宫参观,不收门票,但我们去了三次才得以进入。第一次遇上议会开会,暂时关闭;第二次碰上示威游行、防暴警察封锁道路;直到第三次才顺利进去。

参观国民宫,最重要的是看著名画家迭戈·里维拉的巨型壁画《墨西哥的历史》。里维拉秉持高度忠于历史的精神,用他的画笔,真实再现了墨西哥历史上文明的冲突、文化的融合、国家的独立、工业化进程。

遗憾的是,壁画没有完成,原计划覆盖整个大楼的走廊内壁,不知什么原因,画到一半就戛然而止,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墨西哥的现代化努力停滞不前的现状。

今天的墨西哥乃至整个拉丁美洲,在现代化道路上并不顺利。经历了一段高速发展时期、人均GDP达到3千美元后,由于社会发展没有与经济增长同步进行,患上了“拉美病”:贫富悬殊过大、社会矛盾激化、政治不稳,治安每况愈下,阻碍了经济的进一步增长和现代化的进程。

是什么原因导致墨西哥及其它拉美国家得了拉美病?

有一种观点认为,国家的竞争,归根结底是文化的竞争:经济决定国力,制度决定经济,文化决定制度。英美等一流资本主义国家成功的最终根源在于新教文化;而南欧及拉美国家沦为二流资本主义国家,最终根源就在于拉丁文化本身。

我们不讨论这种观点是否有道理。但有一个事实令人深思:墨西哥国家独立时,其领土比美国最初独立时大得多,后来在美墨战争中,被美国抢去相当于现在版图2倍的国土。加利福尼亚、亚利桑那、新墨西哥、得克萨斯,这些曾经是墨西哥偏远荒漠的地方,并入美国版图后,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远远超过了墨西哥最发达的地区,以至据说有300万墨西哥人冒着种种危险偷渡到美国去打黑工。

今天墨西哥文化的精神内涵,是历史演变的结果。历史上每一个重大事件,都给这个民族的文化注入新的内容,潜移默化、铸就了今天墨西哥人的民族性格。

 
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
宪法广场北侧的大主教大教堂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
大教堂外夜幕掩映下的婚车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
阿兹特克舞蹈1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
阿兹特克舞蹈2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对峙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
建在印第安人大神庙地基上的大教堂
墨西哥旅游看点:文明冲突与文化融合

瓜达卢佩圣母堂内举行礼拜天弥撒

打印关闭返回列表
<
Hispania语言学校 inhispania西班牙语言学校 瓦伦西亚理工大学(UPV) 马拉加大学(universidad de malaga) 公立哈恩大学 公立卡洛斯三世大学 胡安卡洛斯国王大学 SEVILLA LARIOJA BURGOS 阿利坎特大学(Universidad de Alicant) CADIZ 公立格拉纳达大学 公立萨拉曼卡大学 公立阿尔卡拉大学 马德里完全大学(UCM) 公立马德里自治大学 巴塞罗那自治大学(UAB) 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(UPC) 迪勒(DILE) 蒂亚图拉语言学校(Tia Tula) MESTER语言学校 堂吉诃德语言学校(Don Quijote) ENFOREX国际语言学校
>
在线评估
关于我们 | 公司资质 | 媒体报道 | 网站声明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方式 | 留西在线评估 | 在线留言 | 西班牙院校导航 | 留学办理流程